马家文律师团队

民事--吴某甲与吴某乙离婚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二审 2015)长中民一终字第00971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吴某甲。委托代理人马家文,湖南联合创业律师事务所律师。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吴某乙。委托代理人杨祖国,湖南麓和律师事务所律师。委托代理人周灿,湖南麓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上诉人吴某甲因与被上诉人吴某乙离婚纠纷一案,不服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2014)开民一初字第0283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吴某甲、吴某乙于20075月在澳门相识、200710月相恋,年月日,吴某甲与吴某乙在长沙市开福区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年月日,生育一男孩,取名吴某丙(现暂由吴某甲父母亲在湖北带养)。吴某甲系现役文职军人。吴某甲、吴某乙婚后初期感情较好,后因双方性格差异较大,又缺乏沟通和交流,相互之间缺乏信任,致使夫妻关系紧张,吴某甲于2013929日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解除与吴某乙的夫妻关系,原审法院经审理后于2013123日出具(2013)开民一初字第03513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不予准许。判决生效后,吴某甲认为吴某乙并未积极修复夫妻关系,并再次向原审法院起诉请求解除与吴某乙的夫妻关系。吴某乙向原审法院陈述,吴某甲、吴某乙之间感情已确实破裂,吴某乙同意解除与吴某甲的夫妻关系。案件审理过程中,吴某甲向原审法院提交财产清单拟证明夫妻共同财产有:苹果牌笔记本电脑一台、数码单反相机一台、钻石项链一条、钻石戒指一枚、白金耳钉一对、玉佩一枚、上网本一台、移动硬盘一个,但未向原审法院提交证明财物现存的相关证据。吴某乙认可玉佩由吴某乙父母拿走,但声称对其他财物并不知情。经查,2009112日,吴某甲向湖南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支付购房定金50000元,2009113日,吴某甲向湖南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支付购房款23949元,2009113日,吴某甲向湖南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支付购房契税、维修基金等其他费用21051元,2009114日,吴某甲父亲吴某戊向湖南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汇款200000元购房款。2009116日,吴某甲与湖南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购买位于长沙市xx区某小区房屋。合同约定,房屋总价513269元,首付款283269元,银行按揭贷款230000元。同日,湖南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向吴某甲出具209320元购房款收据。2009117日,吴某甲支付抵押登记费200元。2009116日,吴某甲在中国农业银行长沙开福区支行开设个人结算账户用于房屋按揭还款,至年月日,吴某甲、吴某乙结婚登记时,吴某甲还款19期,共计还按揭26846.62元。吴某甲、吴某乙婚后,20101022日至2013822日,吴某甲还款35期,共计还款51298.33元;吴某甲、吴某乙分居后,2013823日至2014422日,吴某甲还款8期,共计还款11701.13元;201457日,吴某甲提前还按揭款188257.18元,某小区房屋按揭款还清。吴某甲向原审法院提交汇款凭证,拟证明吴某甲向朋友吴某丁借款190000元用于还清银行按揭贷款,吴某乙对吴某甲提交的该证据无异议。2009113日,吴某乙父母向吴某甲银行账号存款70000元,吴某乙及其父母称该笔钱用于购买位于长沙市某小区房屋首付款,吴某甲认为该笔款项为彩礼。吴某乙父母向原审法院陈述共计给了吴某甲和吴某乙265000元,但只向原审法院提交了存款凭证70000元佐证。201333日,吴某甲、吴某乙以234461元(含税)购买三菱牌越野车一台,产权登记在吴某乙名下。吴某甲诉称其向父亲借款170000元用于购车,吴某甲提供了其父亲于2011427日转账100000元至其银行卡上的转账凭证及201333日其父亲银行卡在坤达汽车消费凭证70000元佐证。案件审理过程中,吴某甲向原审法院陈述20137月带小孩离开位于香樟雅郡3505房屋后未再与吴某乙共同居住生活;吴某乙向原审法院陈述其于20139月离开位于香樟雅郡3505房屋后回安徽老家工作生活。吴某甲、吴某乙双方认可位于长沙市某小区房屋及装修、家电现存价值为900000元,现房屋产权证号为长房权证开福字第号,产权登记人为吴某甲;吴某甲、吴某乙双方认可共同购买牌照为湘A三菱牌越野车现存价值为150000元,该车现由吴某甲父母使用。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一、吴某甲、吴某乙虽系自由恋爱、自主结婚,但由于双方性格差异较大,经常为家庭琐事发生矛盾,加之吴某甲、吴某乙互不信任,原审法院判决不准许吴某甲、吴某乙离婚后,吴某甲、吴某乙双方亦未修复好吴某甲、吴某乙之间的感情,致使吴某甲、吴某乙夫妻感情彻底破裂,现吴某甲再次起诉至原审法院要求与吴某乙离婚,吴某乙亦表示同意离婚,对吴某甲要求与吴某乙离婚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予以支持。二、关于吴某甲、吴某乙婚生小孩吴某丙的抚养问题。吴某甲、吴某乙婚生子吴某丙现暂跟随吴某甲父母在湖北生活,由吴某甲照顾其生活起居,考虑现吴某丙年幼,跟随母亲生活更加有利于小孩的成长,故对吴某甲要求抚养婚生子吴某丙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予以支持,吴某乙应支付适当的抚养费用,吴某乙依法对婚生子吴某丙享有探视权。三、关于吴某甲、吴某乙共同财产的分割问题。(一)、关于长沙市某小区房屋性质问题及购房资金来源问题。长沙市某小区房屋以吴某甲的名义于20091月份购买,并登记在吴某甲名下。原审法院认为吴某甲买房时,吴某甲、吴某乙双方相恋近两年,吴某乙父母在双方购房时亦汇款了70000元给吴某甲,汇款时间与吴某甲购房时间吻合,该笔款项可视为吴某乙的购房出资,吴某甲购房行为应系吴某甲、吴某乙双方的共同购房行为,现查明吴某甲父亲在其购房时亦有出资,吴某甲个人亦有出资,故该房屋性质应属于吴某甲、吴某乙按份共有。吴某乙认为其父母共计给付其和吴某甲265000元用于买房,但仅提供了70000元存款凭证佐证,吴某甲现对其他给付数额不予认可,故原审法院认可吴某乙父母给付了70000元用于购房,超过的数额因吴某乙未提交相应证据佐证,原审法院不予认可;吴某甲诉称吴某乙父母汇款70000元系支付彩礼,因该款汇款时间与吴某甲、吴某乙买房时间吻合,吴某甲亦未提交其他相关证据证明其主张的该笔款项系彩礼,故吴某甲该项诉称意见,原审法院不予采信。(二)、关于长沙市某小区房屋及屋内装饰装修和室内家电的分割问题。吴某甲购房时,首付款283269元,吴某甲父亲出资200000元,该笔款项应视为吴某甲父亲对吴某甲的个人赠予;吴某乙父母出资70000元,应视为对吴某乙的个人赠予,该款可视为吴某乙购房出资;因吴某乙未提交证据证明其支付了其他首付款,故首付余款共计13269元为吴某甲个人出资。吴某乙未提交证据证明2009116日至吴某甲、吴某乙结婚时及吴某甲、吴某乙分居后这两段时间其支付过按揭款,故自2009116日至年月日和20139月至201457日该两段期间应视为吴某甲个人还贷,吴某甲个人共计还按揭款226804.93元(26846.62元+11701.13元+188257.18元)。吴某甲、吴某乙结婚后夫妻共同生活期间年月日至20138月,吴某甲、吴某乙共同还房屋按揭51298.33元。故在该房屋中,吴某乙有出资95649元(70000元+51298.33元/2),该房首付款及已还房屋按揭款共计561372元(283269元+226804.93元+51298.33元)。因吴某甲就本案争议房屋出资较多,且该房屋现登记在吴某甲名下,故该房屋及室内家电、装修归吴某甲所有较为适宜,现吴某甲、吴某乙均认可该房屋及室内家电、装修现存价值为900000元,原审法院按吴某甲、吴某乙购房出资比例分割争议房屋及装修和室内家电,故吴某乙分得153346元(90000095649561372)。吴某甲应向吴某乙支付该房屋相应的对价153346元。现房屋的权利归吴某甲所有,房屋契税、物业维修基金等费用的利益也由吴某甲享有,故吴某甲支付的房屋契税、物业维修基金等费用共计21251元应不视为购房款。(三)、关于婚后吴某甲、吴某乙双方购买的牌照为湘A三菱牌越野车的分割问题。婚后,吴某甲、吴某乙双方共同购买三菱牌越野车,吴某甲诉称其父亲吴某戊出资共170000元,但其中100000元为2011427日由吴某甲父亲吴某戊汇款到吴某甲银行账户上,该款与吴某甲、吴某乙共同购车时间相距近两年,不能证明该款用于购车,故吴某甲该诉称意见原审法院不予采信,吴某甲父亲在购车时刷卡消费70000元,该笔款项有证据佐证,原审法院予以认可;吴某甲在庭审时称系向吴某甲父亲借款买车,但未提交借贷关系的证据佐证,吴某乙对此不予认可,故原审法院对吴某甲该意见不予采信。因该车为吴某甲、吴某乙婚后购买,且登记在吴某乙名下,故原审法院认为吴某甲父亲吴某戊出资70000元应系对吴某甲、吴某乙双方的赠予,故该车辆属于吴某甲、吴某乙夫妻共同财产。吴某甲、吴某乙均认可该车现存价值为150000元,虽该车现登记在吴某乙名下,但该车辆现由吴某甲父亲吴某戊使用,因吴某甲系女性,且需抚养小孩,从照顾妇女的角度考虑将该车辆分割给吴某甲所有较为适宜,吴某甲应向吴某乙支付车辆对价款50000元。(四)、关于吴某甲、吴某乙夫妻共同债务问题,吴某甲向原审法院诉称向其父亲吴某戊借钱购买房屋和车辆,但并未向原审法院提交借贷关系的相关证据,另吴某乙对吴某甲诉称的借贷关系不予认可,故对于吴某甲该项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另关于吴某甲向朋友吴某丁借款用于还房屋按揭款的款项190000元问题,因在分割争议房屋时,吴某甲偿还的该笔按揭款项已视为吴某甲出资,故该笔债务应由吴某甲负责偿还。关于吴某甲诉称财产清单中财物的处理问题,吴某乙认可玉佩已由吴某乙父母带走,故该玉佩分割给吴某乙较为适宜,其他财物因吴某甲、吴某乙双方未向原审法院提交财物现存的相关证据,故对吴某甲所列财务清单中的财物,原审法院不予处理。综上所述,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三十六条、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第四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八条之规定,判决:一、吴某甲要求与吴某乙离婚,予以准许;二、吴某甲、吴某乙婚生男孩吴某丙由吴某甲抚养,吴某乙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每月支付小孩生活费800元,小孩的教育费、医疗费待实际发生后凭正式票据由吴某甲、吴某乙各自承担一半,直至婚生子吴某丙独立生活为止;吴某乙享有对小孩吴某丙的探视权,吴某乙可每月的第二个、第四个星期六探视小孩吴某丙,吴某甲有协助义务;三、吴某甲、吴某乙双方共同财产:位于长沙市某小区房屋(房屋产权证号:长房权证开福字第号)及该房内的装饰、装修和室内家电归吴某甲所有,由吴某甲在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一次性支付吴某乙房屋对价款153346元;四、吴某甲、吴某乙双方共同财产:牌照为湘A三菱牌越野车归吴某甲所有,由吴某甲在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一次性支付吴某乙车辆对价款50000元,吴某乙在收到上述款项后十日内应协助吴某甲办理车辆过户手续;五、吴某甲、吴某乙双方共同财产玉佩归吴某乙所有;吴某甲、吴某乙各自的衣物和生活用品归各自所有;小孩吴某丙的衣物和生活用品归小孩所有;六、吴某甲向吴某丁借款190000元由吴某甲负责清偿,吴某甲、吴某乙各人所经手的其他债务由各人负责清偿。如未在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一审受理费4450元,因适用简易程序减半收取2225元,由吴某甲承担1100元,吴某乙承担1125元。

上诉人诉称

吴某甲不服原审法院判决,上诉称:一、请求撤销原审民事判决第二项,改判被上诉人吴某乙自20139月起,按每月1500元支付小孩生活费;二、撤销原审判决第三项,改判位于长沙市某小区房屋及室内装饰、装修、家电系上诉人婚前财产,应归上诉人所有;三、撤销原审判决第四项,改判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共同偿还吴某戊购车出资借款17万元;四、撤销原审判决第六项,改判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共同向吴某丁偿还借款19万元,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各自经手的其它债务由各人负责清偿。事实和理由如下:一、原审判决认定吴某乙自判决生效之日起每月支付小孩生活费800元过低,应调高抚养费,被上诉人并应从20139月开始支付抚养费;二、原审判决认定位于长沙市某小区房屋系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共同财产没有法律依据,该房产系婚前购买,产权登记在上诉人吴某甲名下,被上诉人没有对该房产出资,上诉人也不认可被上诉人父母给上诉人汇款7万元用于购房;三、原审判决对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共同债务处理不当。

被上诉人辩称

吴某乙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婚前购买的房屋首付款是吴某乙及其父母支付的,吴某甲购买房屋的方式是按揭付款。吴某甲父亲吴某戊汇款的10万元是吴某乙与吴某甲婚礼所收的礼金,吴某乙及吴某甲与吴某戊没有任何债务关系。吴某甲多次阻止、拒绝吴某乙及其父母看望小孩,并且吴某乙每月工资收入仅有两千多元,原审判决认定800元/月的抚养费用合理,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没有法律依据。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一、子女抚育费的数额,可根据子女的实际需要、父母双方的负担能力和当地的实际生活水平确定。有固定收入的,抚育费一般可按其月总收入的百分之二十至三十的比例给付。吴某甲与吴某乙从20139月至今双方仍系夫妻关系,且无证据证明吴某乙自20139月起拒绝履行抚养子女义务,故原审法院根据子女的实际需要、父母双方的负担能力和当地的实际生活水平判令吴某乙自夫妻关系解除之日起每月支付小孩生活费800元,小孩的教育费、医疗费待实际发生后凭正式票据由吴某甲、吴某乙各自承担一半,直至婚生子吴某丙独立生活为止正确,本院予以认可。二、吴某甲在购买长沙市某小区房屋时,吴某甲、吴某乙双方相恋近两年,吴某乙父母在双方购房时亦汇款了70000元给吴某甲,汇款时间与吴某甲购房时间吻合,该笔款项可视为吴某乙的购房出资,吴某甲购房行为应系吴某甲、吴某乙双方的共同购房行为,故原审法院认定该房屋性质属于吴某甲、吴某乙按份共有正确,本院予以认可。三、关于吴某甲向朋友吴某丁借款用于还房屋按揭款的款项190000元问题,因在分割争议房屋时,吴某甲偿还的该笔按揭款项已视为吴某甲出资,故原审法院判令该笔债务由吴某甲负责偿还正确,本院予以认可。四、吴某甲诉称其向父亲吴某戊借钱购买房屋和车辆,但其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该借贷关系,且吴某戊已就该事向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起诉主张权益,故原审法院未支持该诉讼请求正确,本院予以认可。所以,吴某甲的上诉请求,本院均不予支持。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4450元,由吴某甲承担。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柳江华审判员王晓虹代理审判员刘忠二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书记员王韬